• 黄圣依自曝从小很叛逆 谈新戏:我不是花瓶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童年,人生旅途的一座小站,经历的故事如来来往往驶离小站的车辆,数也数不清,或缓行,或慢行,或长途,或短憩。终是或多或少留下了痕迹,让咱们永恒挥之不去。犹记得上学前,爸爸妈妈事情忙,便把我寄养在姨姥姥家。姨姥姥家在距公路几里地的山沟里,那可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,沿着山形而踏出的土路,凹凸不服,一向延伸到山坳里,十几座屋宇散落在此,由于地势不服,屋宇凹凸参差极有层次感,再加上几棵古树穿插此间,远远望去颇有古典美男的韵味,沉静婉约,清爽浓艳,屡屡回忆起这幅画面,心中似被水洗濯一番极尽舒服之感。姨姥姥家坐落在山坡的最高处,三间石头垒成的茅草房,院落很宽,依稀记得院落是用竹篱围成的,脑海中老是显现如许的一幕:几个孩子玩疯了,这家追到那家,为了抄近路,正使劲向两边掰竹篱,竹篱掰了一个大豁口,高点的从上面跨过去,矮点的索性从上面钻过去,若是可怜被小孩儿发觉,免不了招来一顿斥责,吓得小孩子寒不择衣,叽里咕噜滚下山坡,躲在山脚下,屏着呼吸,面面相觑,确定没人撵来,便安心的开怀大笑。初夏,姨姥姥早早地去田间劳作,舅舅家的表哥表姐带着我与邻家的孩子跑到村外顽耍。村口一条大河由东向西慢慢地流着,离岸边不远有几棵矮小的杨树,枝叶婆娑。几个淘气的男孩互相叫嚣着爬上树顶,跨坐在树身上,倚躺在树干上,更有甚者竟白手走在旁逸的枝干上,树枝轻轻抖动,惹得咱们女孩子大气不刚出,惟恐一口气吹落他,这反倒激发了男孩们的好胜心,在树上上演“荡秋千”,吓得我急忙用双手捂住眼睛,不敢看又引不住想看,偷偷掀开一条缝,见他们都安然无事且恼怒着,我的心才慢慢停息。这时向阳升起,暖暖的光芒照射在树叶上,透过漏洞落在咱们仰起的小脸上,光影班驳,笑靥如花。光阴好像被定格在这一瞬间,纵使四十年过去了,却有几回梦中回到树下,耳边明晰的回荡着笑声,醒来再很难入睡,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情素流过,似淡淡的难过,亦或似隐约地依恋……(中国散文网 www.sanwen.com)很快的与小搭档们熟悉了,再也不觉得不安与羞怯,经常跟在他们屁股后,上山找鸟蛋,下河摸鱼虾,冒雨采蘑菇,登梯掏麻雀……学着他们的样子纵情地顽耍。但是看到他们飞跑着穿过窄窄的木桥,到对岸的柳树丛中捉迷藏,吹柳哨,戴柳帽……我是如许渴慕,一个人呆呆地望着他们穿越自若的身影,竟傻傻地咧开嘴笑了。几回当时,我终于耐不住小搭档们的煽动,跃跃欲试,颤抖着爬上木桥,一点一点地挪动……跟着搭档们的欢呼声,我被扶持下木桥,双腿酸痛发软,额头冒汗,这对怯懦的我来说是如许英勇的豪举,我那颗小小的心哟,被欢跃和得意涨满:哦,本来我能够。多想剪一段童年的时光,慢慢流淌在我的心房,让我——看山也是山,看水也是水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60032.html

    上一篇:美国加州北部小城枪击事件致5死10伤 枪手被击毙

    下一篇:鲁能俱乐部故人追思桑特拉奇 情动深处潸然泪下